咕咚网

洒水车安全技术交底,洒水车怎么买,洒水车优化问题,洒水车管理制度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205章素如一的脸 “妍儿这丫头也是主意大,门里那么多弟子,就算不让方简陪着,还有别人啊!”说起这个楚倾瑶就生气。 别以为她不知道,那丫头就是对东方瞬没死心,总算有个理由让她去都城了。真是女大不中留,但她始终不看好花千妍和东方瞬。东方瞬现在是太子,将来会有后宫佳丽三千。一想到妍儿要和好多人抢一个男人,她就不舒服。 要是妍儿自己想开了,愿意过这种日子,她也不好太干涉。上次她该说的都说了,这条路最后怎么走,还是要看她自己。 她走了两步,忽然想起个事来,“七绝,你派人往无双公子府上打探一下,他最近可曾回来过?” “王妃找他有事?”七绝不待见无双公子。偏偏无双公子还总是恶心巴拉的管王妃叫阿攸,阿攸也是他叫的吗? “他上次说要去玖月国找皇家报仇,我想看看他还在那边不,如果在也想让他帮着找找妍儿。他不是解忧阁阁主吗?手下肯定有不少帮手。 “属下亲自走一趟,王妃回去等我。”七绝身了一晃,人就不见了。没过多久,就回来说,无双公子自从走后就一直没回来过,也没往回传过消息,想来应该还在玖月国。 楚倾瑶觉得如果无双公子还在那里,古武门的大小姐在都城失踪这么大的事,他一定会知晓。对七绝道,“你暗中联络解忧阁,让他们给门主传消息,就说是我求他帮着找妍儿。” “王妃,解忧疼一向认银子不认人。”七绝不屑。 楚倾瑶二话不说,就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,塞到七绝手上,“能用银子解决的事,都不是事。” 七绝感觉自家王妃真是财大气粗,这一沓最少得上万两。 见他还不走,楚倾瑶焦急,“如果是不够,我再拿。” 七绝无奈,只好道,“属下觉得王妃给多了。” “无妨,你多带着点,万一他们漫天要价也别浪费时间和他们砍价。你放心,要多少给多少,等无双公子回来,我会让他们把多要的那一部分连本带利的给我吐出来。”楚倾瑶催七绝快去。 七绝不敢再耽搁,马上去了。 七绝这次去得有点久,一个时辰后才回来,一进来就气愤的道,“解忧阁这些浑蛋,真敢要价,一开口就要了一万两。” 楚倾瑶不介意的挥手,“没事,你只要心里衡量出正常的价钱就好,多要的我会让他们阁主给我吐出来。” 七绝分析了一下无双公子一直对王妃不怀好意,赶紧道,“其实一万两在王爷眼里也不算什么,这笔钱到时候让王爷给王妃出就是。” 楚倾瑶听弄了七绝的意思,可她和无双公子真的什么事也没有,不过犯不着对一个暗卫解释。正好红檀从外面进来,“王妃,有人来替韩家二公子送信了。” 楚倾瑶一听就高兴的道,“快把人让进来。” 进来的是一名少年,年纪不大,也就十五六岁模样,灵动的眸子却透着机灵。只见他进来后刚要行礼,已经被楚倾瑶拦住,“你连日赶路,辛苦了,快快免礼,先坐下喝杯茶。” 少年还是拱手道,“见过炙王妃,小的是天术老人门下二代弟子玉秋风,是奉了师命来给王妃传信的。前面的种子种下后,已经破土而出,且长势很好,放眼望去,一片绿油油的很喜人。” 对于楚倾瑶来讲,这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。轩辕炙选定种药的两处地方,不仅在大山里,还都是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地方。根本不用担心入了冬,药材会被冻死,到了来年这个时候,当年生的药材就能收获了。 红檀已经沏了茶水,玉秋风也是渴了,一连喝了两盏才道,“王妃,临来时我特意去看过韩清逸师兄,他让我转告你,他一切安好。” “那就好,你回去帮我告诉他,家里有炙王照应着,让他不用操心。天琼还等着他种出第一匹药材呢!”楚倾瑶蹙了蹙眉,“玉秋风,你师父是谁啊?” 她可是记得天术老人只收了两个徒弟,大徒弟秦心远,小徒弟也是关门弟子白谨。而清逸表哥不是秦心远的大徒弟吗?难道什么时候皇姐也有徒弟了? 玉秋风有些兴奋,激动的道,“王妃,师祖天术老人管理着整座医山,虽然只收了两个亲传弟子。但记名弟子最少也有十几个,要不然哪来医山今日的繁荣。秋风本是门中的再传弟子,因为此次种药因祸得福,被白谨师父正式收入门下,成为她的入室弟子。” 知道玉秋风是皇姐的弟子,楚倾瑶对他又亲近了几分。细问了问白谨在那边的情况,才让人安顿他去休息。 楚倾瑶正在犹豫要不要给轩辕炙传信,告诉他这个好消息。就听府上侍卫禀报,轩辕永来了。 这可真是稀客啊! 楚倾瑶对这位六皇叔所知不多,只知道他整天傻乎乎的,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。而且他得了皇上特赦,不用上早朝。衣食住行都有皇家供着,活得很是滋润。 “七绝,这六皇叔平日与王爷关系怎么样?” “六皇叔可信。”七绝斟酌着道,“听说我们去北域战场时,王爷在青州给皇上写的奏折,要没有六皇叔,就算送到了金殿,也会被皇上压下。” 是自己人就好。 楚倾瑶整了整神色,六皇叔轩辕永已经进来了。楚倾瑶起身,“弟媳见过六哥。” “弟妹快快平身。”轩辕永乐哈哈的虚扶一把,被楚倾瑶请到座上,“弟妹,十四弟走了有几天了,府上一切可还安好?” 楚倾瑶还以为他会问轩辕炙什么时候回来,看来这个六皇叔也不像真傻,一定是知道大长老来了炙王府,担心自己的日子不好过。笑道,“多谢六哥担心,府上一切都好。” 轩辕永喝了会茶,又问了问皇子们可有消息,这才道,“我知道十四弟不在府上,怕你受了委屈,所以过来看看。再加上我听说皇上已经召你父亲回京了,算下日子,用不上个把月你们父女就会重逢。弟妹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 一旦确定楚亦群就是北宫子鸢要找的人,他的身份就会从根本上发生改变。到时候要是他再对楚倾瑶发难,就会牵扯上北宫子鸢,那可是一国的长公主,身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啊! 这个道理楚倾瑶懂,她感谢的道,“多谢六哥提醒,我会小心应对的。” 轩辕永从座位上站起来,笑着道,“既然我来了炙王府,总得去求求大长老,希望他能出手医好皇上。” 这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事,楚倾瑶差点没笑出来。昆仑卫打伤的人,大长老怎么可能会去救,他不补一刀就不错了。也真是难为他了,为了看她找了个如此蹩脚的借口。 陪着轩辕永进了天寂阁,他不禁发出一声感慨,“弟妹,这天寂阁可是十四弟的院子,怎么我看着像是炙王府已经易主了?” 隐在暗处的昆一嗤了一声,却没露面。 “六哥有所不知,如一姑娘和大长老都喜欢这院子,说这里风水好。而王爷又有成人之美,自然随他们住去。只是如一姑娘前些日子竟然招了不少蛇过来,还被毒蛇咬了一口,毒到现在还没解呢!” 昆一气得差点没跳出来,什么叫招了不少蛇过来?那蛇是大小姐招的吗?这个炙王妃这张嘴可真讨厌。 眼看着就要临近素如一的屋子,猛的听到里面一声大叫,很是凄厉,“啊!我的脸是怎么了?” 昆一腾的一下跳出来,直接冲进房里,急声道,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 楚倾瑶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,带着六皇叔也迈进了屋子,只见素如一正疯了一般用被子去遮自己的脸。 “如一小姐,你赶紧躺下,让我再重新检查一下。”站在旁边的大长老,惊恐万状的想要伸手来扯素如一按到脸上的被子。 “肯定是你给我吃的药不对,快点配制解药啊!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。”素如一不肯抬头。 “大长老,你把大小姐怎么了?”昆一怒喝。说完试探着扯了扯被子,“大小姐,让我看看你的脸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你都先别惊慌。” 素如一身子一顿,伸手抓住昆一,“昆一,大长老肯定给我下了毒,你抓住他,千万别让他跑了。” 大长老脸一黑,他就是有十个胆子,也不敢给昆仑境的大小姐下毒啊!他不满的看向轩辕永,“你是谁?这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吗?赶紧滚出去。” 楚倾瑶冷哼一声,“大长老,这位是炙王的六皇兄,你倒是给本王妃说说,这炙王府他为何就来不得?” 大长老沉着脸,“我不和小女子斗嘴,楚倾瑶,你们赶紧走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 “我自己的王府,根本不需要你来欢迎。”楚倾瑶上前一步,盯着素如一,“再怎么说我也略微懂些医术,如一小姐在炙王府出了事,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留下。”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鬼医心中的某个点似乎被触动了一下,眼眶发热,却扯了扯嘴角,“师父,白谨活着,我便不会死。”

“不知孙姨娘,想让云杉上什么样的学堂?”轩辕炙听说孙姨娘来见楚倾瑶,便放下手上的事,匆忙过来。

“阿攸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其实她也没那么坏,只是心狠了些。”无双自顾的道。

“阿攸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其实她也没那么坏,只是心狠了些。”无双自顾的道。不可剥夺

第529章幕后的主子 绵姨叹了口气,她虽然一直想利用素如一的身份,替姐姐报仇,但也是看着她长大的。如今就算知道了她不是境主的孩子,也不想伤害她。 “如一,我就住在不远处,去我那坐坐吧!我有话和你说。”因为楚倾瑶并没有答应她,去昆仑境救轩辕炙,无耐之下,她只好来了天琼。 正是因为来了天琼,她才知道炙儿已经没事。经历过绝望之后,她已经想通了,不再插手炙儿的事情。 “大小姐,我们去吗?”昆一寻问素如一的意思。 “跟她过去。”再次见到绵姨,素如一即尴尬又恼火。 她恨绵姨,如果不是她当年为她定下亲事,给她希望,她何至于如此。 绵姨租住在一家小院里,院子里干干净净,连片落叶都没有。进屋之后,昆一将素如一放下,便到院子里去了。 “绵姨,我要楚倾瑶死,你能帮我吗?”素如一眼神狠厉,带着愤怒。 “如一,我已经想通了,不再干涉炙儿的事情。再说,炙儿如今人在冰河,我帮不上他已经伤心欲绝,还如何能去杀他最在乎的女人。”绵姨摇头。 素如一眼神骤冷,“绵姨,你这是要言而无信吗?当年……” 不待她说下去,绵姨便道,“如一,你醒醒吧!当年的一切都是境主做的决定,我只是配合他。他是什么样的人,你也看到了,你放手吧!” “我不!”素如一怒吼,“凭什么让我放手?给我编了一个那么美的梦,又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,你们好残忍。如今他在冰河里受苦,已经很难活命,楚倾瑶那么爱他,就应该去陪他。” “如一……”绵姨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,执拗,油盐不进。 “连你也瞧不起我是不是?他把我养大,然后像丢弃一条狗一样,说抛弃就抛弃了。如果不能一直把我当成女儿,为何当初还要养我,为何不在我懵懂无知的年纪,就让我自生自灭?” 素如一把心头的委屈吼出来,开始嚎啕大哭。 绵姨心酸,却不知如何去劝。对于素如一在医门的遭遇,她还不知道。 待哭声小了,她才道,“如一,忘了炙儿重新开始吧!以你的容貌,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疼你的男人。” “哈哈哈!”素如一笑起来,她这辈子已经毁了,谁还能要她?就算有人要,她甘心吗?她曾经是高高在上,万人羡慕的昆仑境大小姐,比一国的公主还要高贵,如今呢!她有什么,她又是什么? 人生就是和她开了一个超级玩笑,她要的得不到,她以为得到的,又失去。 “如一,你没必要恨楚倾瑶,她其实什么也没做。你为什么不想想,是谁让你失去了原本的一切?是医门大长老,如果没有他,你还是昆仑境的大小姐,你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如一,你恨错人了。” 绵姨想把她劝走,免得暴露了炙儿。人在绝境时最容易发疯,如果炙儿一直不肯回应她,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。 “我怎么会恨错呢?明明就是因为她,他才不肯要我。” “如果你还是境主的女儿,炙儿想活命,就会娶你。”看着这样的素如一,绵姨有些心疼。可为了炙儿,她不能心软。 以前,她轻信境主,差点害死炙儿,以后都不会了。 素如一有些茫然,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半天她才道,“你说得对,我不应该成全他们,就算是死,也不能让他们在一起。所以,楚倾瑶必须活着。” 绵姨伸手抚摸她有些凌乱的发丝,“如一,不如你嫁给昆一吧!我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对你好。” 在境主召回所有昆仑卫的情况下,昆一还能守着她,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。 “可我不喜欢他,”素如一转移了话题,“绵姨,我饿了。” 绵姨亲自到厨房做了一盆面,然后把昆一喊进来,三个人一起吃。当晚,素如一住在这没走。 等她睡着的时候,绵姨去找昆一。 见她进来,昆一一脸戒备,“是大小姐叫我吗?” “是我找你。”绵姨道,“昆一,我看得出来,你喜欢如一,不如你带她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好好过日子吧!” 昆一眼神一黯,“大小姐不会同意的。” “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。昆一,凭你们两人想找任何人报仇都不现实。如果你为她好,就带她走,时间久了,她会忘记以前的不愉快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” 哪有那么容易!昆一苦笑。不止大小姐想报仇,其实他更想。他想杀大长老,想杀童芜,可他更怕自己死了,没人照顾大小姐。 “我试试吧!”他道。 两日后,昆一带着素如一离开了。走之前,也没说要去哪。 楚倾瑶担心着父亲,想要回毒门一趟。轩辕炙道,“阿楚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 “漫天妖都说你去山区了,你现在过去,不明摆着我们在说谎。”一想到那日的事,楚倾瑶就心里有气,“我自己回去,然后我想直接去送药材种子。” “不行,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轩辕炙道,“再等几天,等我把容止烟解决掉。” “你怎么处理?” “我明日就假装离开。” 第二日,轩辕炙特意去找容止烟,叮嘱她在家看好东西,他会快去快回。 “师兄,那烟儿等你。” “嗯。”轩辕炙走后,烟儿一直站在院子里。果然没过多久,就听到了马蹄声,看来轩辕炙真的走了。 她嘴角扬起一末胜利似的微笑,炙王,也不过如此。 她不知道的是,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七杀看在眼里。 这一天,她正常的吃饭,散步,因为轩辕炙交代过,府上的下人谁也不敢过来打扰她。到了第二天,她忽然叫住一个下人,让她陪着出府逛逛。 “小姐,我要出府得先去请示王妃。”下人道。 烟儿眼神一冷,转头直接回屋了。到了第三天午后,她偷偷从王府后门溜了出去,然后快速的找到一家点心铺子。 “办妥了?”屋子里站着一名青衣男子。 “主子,东西已经拿到手了。”容止烟献宝似的把木牌递过去。 男子接过后,打量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玄机。疑惑的道,“你确定这个东西,炙王很重视?” “是,他一直随身带着,走时还再三叮嘱我,一定要收好了,万不可遗失。” “那他可告诉你,这东西要怎么看?” 容止烟心下一惊,倒是把这事给忘了。可就算不忘,若她问了,谁知道炙王会不会起疑。 “东西到手,就是大功一件,你可比楚瑾儿那个废物强多了,也不枉我这些年的用心栽培。你在那边再留些日子,把木牌的用法打听出来后,回来我就兑现承诺,娶你进门。” 容止烟脸上一喜,又羞赧的垂下头。 “主子放心,烟儿一定用心办事。”容止烟抬起头,不舍的看了眼男子才走。 她前脚刚一迈出点心铺子,就大惊失色,因为她看到了轩辕炙。 “轩辕炙,你……师兄,你怎么来了?” 轩辕炙看了她一眼,这一眼满含着不屑和厌恶,“容止烟,你敢冒充我师父的女儿,我如何能留你。” 他身形一动,已经掐住了容止烟的脖子,她慌乱的挣扎,“主子,救……”剩下的话,她这辈子也没机会说了。 轩辕炙把她扔到地上,对着从树上跳下来的楚倾瑶道,“你守在外面,我进去。” 暗卫已经把点心铺子围住,七杀踹开房门后,只来得及看到童芜冷笑的眼神,然后他就消失在密道里了。 “追!”七杀大叫。 等他们找到密道的机关,再追下去时,早没了童芜的踪迹。密道的出口是一处荒废的农家小院,暗卫们搜了一晚上,也没找到人。 “我们真应该早点冲进去,没想到幕后之人竟然是童芜。”楚倾瑶蹙眉,“怎么哪都有他!他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 “我一直觉得他和毒门有关。”轩辕炙看着她,“阿楚,我说这话,你也别多心。” “我多什么心,当初毒门分崩离析,活下来的人也未必还忠于毒门。都这么多年了,有自己的野心很正常。”楚倾瑶道,“如果他真出身毒门,最大的可能就是毒术堂。精巧部和草木阁的后人已经全部回来,只有毒术堂一点消息也没有。” 毒术堂…… “当年的毒术堂谁是堂主?”轩辕炙问。 “我问过漫天妖,他说是一个叫关晓生的中年男子。那一役之后,就再没收到他的消息,十有八九已经死了。” “总会有拨云见日的时候。”轩辕炙道。 “既然木牌到手了,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医门。”楚倾瑶道,“我总觉得这个童芜,对境主一直都有所隐瞒。” 轩辕炙挽住她的手,“明日再搜一天,如果还是找不到,我们就去医门。” 童芜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多搜了一天,也没找到人。 这一天,素如一跟着昆一正好走到江边处。 看着江水浩渺,烟波荡荡,她的心忽然静了下来。原来她活了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好好看过这世间的景色。添加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老夫人连忙道,“清逸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珂雪都回来了,他也不知道回来看看。”

“我睡不着,便想练练剑法。”芸篱笑笑,收剑来到他面前。

第114章愤怒的王爷 “你和刚才的男人是一起的。”他下着结论。 “放开我。”楚倾瑶觉得自己再不离开,就会控制不住。 这个女人的眼睛很像楚倾瑶,同样清澈,却没她的纯洁。虽然她掩藏得很好,他却看到了滔天的恨意,他手上用力,“我和你有仇?” “王爷觉得呢?”楚倾瑶猛的推开他,“轩辕炙,拿命来。” 她抽出腰间长剑,在头顶织起一片密不透风的剑网,转眼间,两人已经交手十几招。轩辕炙冷笑,能让花惜陌陪着逛街,可见花惜陌对她的重视。他眸色清冷,挡住楚倾遥的攻势。同时一个前挑,直接格开她的长剑,转手将她擒住,“花惜陌没告诉你,和本王交手时不要使用古武门的武功吗?” 抬手封了她的大穴,把她带回王府。一进天寂阁,直接将她扔到地上,“说,是不是花惜陌让你刺杀本王的?” 交手这么久,他早就看出楚倾瑶就是当晚刺杀他的女刺客。只是他没想到,这事竟然牵连到了古武门。 既然惹到他头上,哪怕古武门远在海角天边,他也有能力将它除去。 楚倾瑶恼恨的瞪着他,“轩辕炙,刺杀之事是我一人所为,与古武门无关,我只恨死之前没杀了你这个卑鄙小人。” 眼见为韩家报仇无望,楚倾瑶也不再掩饰心中的恨意。她双眸眨着血色,恨不得徒手撒了他。 “你永远没这个机会。”轩辕炙坐在她面前,气定神闲。 今日的收获真是不小,他只是听说贺兰郡主和玖月国的炎月公主打起来了,想要赶过去看看,没想到半路上竟然看到了花惜陌,还连带着找出了刺杀自己的凶手。 “你到底是谁?”轩辕炙打量她,“如果你不说出刺杀本王的原因,本王马上带人去铲平古武门。” 他绝对说到做到。 楚倾瑶怒视着他,眼中的嗜血恨意看得他心惊,他和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?他长臂一伸,直接将她抓过来,用冰冷的双眼俯视着她,“你……不说吗?” 楚倾瑶想要挣扎,却因为穴道被封,只能大叫,“别碰我。” “碰?本王告诉你什么才叫碰你。”他单手挑起她的下巴,无情的双唇直接就啃咬上来,楚倾瑶疼得一哆嗦,他的长舌趁虚而入,肆意的霸占着她的檀口,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,掠夺着属于她的气息。 楚倾瑶觉得屈辱,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下来。轩辕炙,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。 轩辕炙开始只是想羞辱面前的女人,可为何她的气息那么熟悉,楚倾瑶,是你吗?见她哭了,鬼使神差的抚上她的脸,他竟然在替她擦眼泪。 哪怕是在哭,这女人眼中的恨意也分毫不减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他怕是已经死上千百次了。 他心思一动,手在她脸部边缘缓慢的抚摸,然后猛的扯下一张面具。 楚倾瑶大惊,“你干什么?” 轩辕炙呆住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千辛万苦寻找的女人竟然就是刺杀自己的人。她哪来的胆子? “楚倾瑶!”他怒吼。 楚倾瑶不屑的看着他,落到他手里,她无话可说。如果时间倒流,她一定会沉得住气,绝不会三年就离开古武门。一定要等到武艺大成,再来找他报仇。 这次,她就是死,也没脸去见地下的亲人。 轩辕炙愤怒的看着她,他早就该猜到了不是吗?她的眼睛那么独一无二。一想到她这三年里都和花惜陌呆在一起,他就更加的怒不可遏,甚至失去理智。 什么只是呆了三个月,她的一身功夫是三个月就能练成的吗?她竟然和其他男人联合起来欺骗他。楚倾瑶,本王是太宠你了吗? 他伸手拍开她被封的穴位,猛的抱起她,“本王只是吻了你一下,你就委屈的掉眼泪,你是想为谁守身如玉?花惜陌吗?”他声音冰冷,带着寒入骨髓的冷冽。 “轩辕炙,你放开我,你个混蛋,你个杀人凶手,你不得好死。”楚倾瑶抬掌向他打去,却发现她虽然能动了,内力却被他封住。 他将她扔到自己卧房的大床上,毫不怜惜的覆身上来,“楚倾瑶,你敢对不起本王,就要承受得起本王的怒火。” 他愤怒的吻上她的唇,带着故意的惩罚,咬得楚倾瑶生疼。直到楚倾瑶快要窒息,他才抬起头,指着她的唇,“本王要你记住,你这里只有本王能碰。” 楚倾瑶缓过一口气,绝望的看着身上的男人,“轩辕炙,从你杀了韩家满门开始,我和你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我楚倾瑶就是想要杀了你,好为韩家报仇,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。”说着说着,她已经泪流满面。 轩辕炙愣住,从她身上下来,“谁告诉你是本王杀了韩家?” 楚倾瑶无力的笑着,泪水肆意的流淌,“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,你还想抵赖?你炙王就是这么没种吗?做过的事竟然不敢承认?” “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恨本王?”轩辕炙咬牙,恨不得掰开她脑袋看看,她一天都在想什么。 “是,我恨不得杀了你,将你碎尸万断。”楚倾瑶心内一片绝望,她此时落到他手里,还有什么机会报仇。 “想杀本王的人很多,可本王依然活得很好。”他嗤笑一声,“但韩家不是我动的手。” 楚倾瑶怎么可能会信?鄙夷的道,“没想到你真的不敢承认!” 他抱起她,用轻功带着她向远处飞,等出了京城,楚倾瑶问,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?” 轩辕炙不语,直到他停在京外不远的一座庄子上,“王爷。”下人看到他。 轩辕炙理都没理,直接带着她来到正房前,解了她被封的内力放下她,“你自己进去看看。” 透过窗纱,楚倾瑶仿佛看到了韩老夫人,她身子一震,抬步就往里跑,进去之后,看到韩老夫人活生生的坐在那,旁边还站着舅母,整个人都懵了。 她猛的顿住,这……不是真的,她一定是出幻觉了。 直到老夫人看到她,惊喜的叫着“瑶丫头,你可回来了。”韩夫人激动的叫她,“瑶儿,你快过来啊!你祖母叫你呢!” 待看清眼前的人确实是外祖时,泪水顿时迷了她的双眼,她扑过去,“祖母,你吓死瑶儿了,瑶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那是三年的隐忍,是失而复得的喜悦。老夫人抱住她,“瑶丫头,别哭,祖母这不是好好的。” 等她哭够了,才想起舅舅和清风表哥,急忙问道,“舅舅和表哥呢?他们呢?” 韩夫人端了杯水过来,让她润润嗓子,“他们也都很好,那天是炙王去得及时,救下了我们所有人。” 楚倾瑶一懵,她冤枉轩辕炙了?可外面明明传言是他恼怒自己逃走,迁怒于韩家才放了那把火的。 “瑶丫头,你舅舅和表哥被王爷派出去了,你放心吧!大家都没事,韩家还在。” 楚倾瑶想到韩清逸回来了,正要开口,就听轩辕炙道,“老夫人,我府上还有事,我们改日再来看你们。” 楚倾瑶想留下来陪陪老夫人,见他冷着脸,也知道两人之间还有事情没解决,顺从的被他带着飞回王府。 “你为什么不让我留下,我三年没见到祖母了。”楚倾瑶很委屈。 “本王做事需要向你解释?”轩辕炙明显不悦。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,要是没有其他事情,他救了韩家,也不用把他们都藏起来吧? “我想知道是谁对韩家动的手?”既然不是炙王,那到底是谁? “你没资格知道。”轩辕炙的话噎得楚倾瑶小脸一白。 “既然王爷不想说,那我自己去查。”她转身要走,却被他拉住。 这女人真当他是死的不成?顶着炙王妃的名号,和别的男人私混了三年,这笔帐还没和她清算,她竟然又要走! “楚倾瑶,本王想要知道,这三年你是不是一直和花惜陌在一起?”他忍着怒火,只要她敢说是,他立马派人灭了古武门。 “王爷已经有了侧妃,为何就不能放了我?”楚倾瑶避重就轻,转移了话题。他们之间,如此就好。以前有素如一,现在又多了许梅香,她的爱情里从来容不下第三个人。 “放了你?让你出去勾引男人吗?”轩辕炙冷冷看着她。三年里,他派人找了多少地方,把天琼都翻了好几遍,可她呢?竟然和花惜陌在一起逍遥。 楚倾瑶努力让自己冷静,”当初我私自离开,是我不对,我能在古武门一呆就是三年,也是一心想要学武回来找你报仇。我和花惜陌,只是朋友,以前是,以后还是。” 后面这句话取悦了轩辕炙,他缓了神色,“都是花惜陌教你的?你想学武,本王就可以教你。” “我最初是和花千妍学的,后来他有时间也会指点我一下。”听她如此说,轩辕炙脸上的怒气散了些。可一想到她和那个男人朝夕相对了三年,脸又阴下来。 “楚倾瑶,就因为你误以为本王杀了韩家,你就想杀了本王,本王还真是小瞧了你。为了避免你再逃跑,本王决定废掉你双腿,让你永远没有逃跑的机会。”添加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帝凤鸣从袖中拿出一封信,递了过来,“王妃,这是父亲托你转交给凤舞的,你让她放心,等过一段,我就去看她和孩子。”

轩辕炙对韩家的事一点不关心,他手指一动,废了陈絮语一条手臂。

轩辕炙脸沉如水,眸中已有了怒气。皇后与炙王府不睦,此事,整个朝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喝了药,陈絮语觉得身子暖和了一些,躺到床上,把自己蒙到被子里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再醒来时,肚子已经不痛了。她长舒了一口气,还好这个孽种没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