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wps进销存表格,库存进销存excel表格,wps引用另一表格数据,wps表格制作教程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22:2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贺景承投过来一个警告的目光,“别打她的注意。”

老师也很无奈,双方家长都不想得罪。

沈清澜盯着再度关上的门,轻轻的抽泣,只有流泪没有惊天动地,却让人心碎。

沈清依没有敲门,就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,听见开门的声音,贺景承抬起头就看见沈清依端着东西走进来,眉头不由的皱紧。 “景承。”沈清依把果盘放在书桌上,亲昵的唤他。 “你可以走了。”贺景承的声音冷冷的,没有一丝温度。 沈清依偏不,睁着眼睛看他,“景承我们曾经好过,你对我当真可以这么无情?” 贺景承冷笑一声,“我和你何曾有过情分,我没找你算账你就该烧高香了。” 沈清依的脸色白一阵,青一阵,她没想到贺景承真的不念一点旧情,不管怎么样,她跟了他三年吧? “曾经的三年里,你把我当成什么?”沈清依接受不了贺景承对她这么冰冷。 贺景承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寡淡到了极致淡漠的吐出两个字,“替身。” 他一直想在沈清依身上找到第一次接触的感觉,可是沈清依从未给过他。 “呵呵。”沈清依冷笑不死心,“现在的我也不行吗?” 现在他的家世,身份地位都可以和他相配,这样也不行吗? “不行。”没有迟疑,坚决果断。 沈清依死死的盯着贺景承,“好,记住你说的话。” 贺景承的拒绝让她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,她恨极了贺景承的无情,恨极了沈清澜所拥有的。 李怡芸到房间去看念恩有没有醒来,出来就看见沈清依从贺景承的书房跑出来,脸色微微一沉,曾经她和贺景承的关系,现在单独相处实在是尴尬,而且沈清澜还在,要是出点什么事清,她可还怀着孕呢。 李怡芸拦住她,“你去书房干什么?” 沈清依本来就在贺景承哪里吃了闭门羹心里不爽,又被李怡芸拦住,心情更加的遭了,冷笑着,“能干什么,我和景承曾经可是恋人关系,当然是叙旧了。” 反正李怡怡芸不喜欢她,索性也不在讨好她,反正有贺老爷子护着她就能在贺家过的很好。 “你……” 李怡芸气的说不出话来,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? 沈清依撇过李怡芸朝自己房间走去。 沈清澜收拾好厨房,准备去房间时,看见李怡芸站在走廊,问了声,“妈,你站在那里干什么?” 李怡芸敛了敛神色,握住她的手嘱咐道,“家里的事不需要你做,有空多陪陪景承,他现在行动不便,身边不能没有人。” 李怡芸说的含蓄,这种事情她也不能直接说,怕沈清澜多想,毕竟之前沈清依和贺景承有过一段。 沈清澜似懂分懂的点了点头,“我会多陪他的。” 李怡芸这才稍稍舒服些,“去休息吧,念恩我抱楼上去睡了,晚上我来照顾他。” 沈清澜点了点头说,“那我回房间了。” “去吧。” 沈清澜在这里确实觉得累,不是身体上,而是精神上,现在又多了一个沈清依,让她时刻精神紧绷着。 回到房间澡也不想洗,就躺在了床上,迷迷糊糊的听见房间的门被推开了,她以为是贺景承,就没睁眼,“忙完了?” “你还想我们忙多久?” 一听不是贺景承的声音,沈清澜猛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床边站着的人脸色瞬间一沉,厉声道,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 沈清依撩了撩衣领,故意露出脖子上的红痕,自顾自的说着,“我跟了景承快四年的时间,我以为只有我对他有情,没想到他对我也有,我只是给他送个水果,就拉着我不放……” 虽然后来的话没说完,但是意思确实不言而喻。 “是吗?”沈清澜瞟了一眼她脖子上露出来的红印子。 “当然,不然你以为和我她在书房干什么?”沈清依反问。 “出去!”沈清澜沉声。 不管她信没信,反正只要她在贺家不安生就行。 沈清依笑笑,转身离开房间。 沈清澜起来将门关上,做回床上,忽然间想到李怡芸没头没尾的交代,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,才会说出那样的话? 不然好好的她为什么那么说? 沈清依和贺景承好过,而且时间不短,就算养只狗也是有感情的吧。 更何况还是个挺漂亮的女人。 沈清澜揉着眉心头疼的厉害,心烦意乱。 之前的困意全消,睡也睡不着。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,沈清澜没去开门,而是问道。“是谁?” “我——” 听到是贺景承的声音,沈清澜才去开门,开完门甚至没去看贺景承一眼,她不是相信了沈清依的话,是不欢喜他们曾经好过。 她不信一个能用去命护她的男人,能背叛她。 她很少会这样,贺景承一下就发现了她的情绪不对。 “你怎么了?” 沈清澜走到柜子前着睡衣,没回头像是无意的问,“一直在书房忙这么久吗?” “嗯。” “哦~”沈清澜淡淡的语气,拿着衣服去了浴室,“我去洗澡。” 贺景承盯着她的背影,眉心褶皱丛生。 有点不明白她什么意思? 想到家里还有个心怀不轨的人,贺景承转动轮椅离开房间,客厅里沈清依在陪贺老爷子说话,她已经得罪的李怡芸,所以她的讨好贺老爷子寻求庇佑。 贺景承到客厅,沈清依先看见的他,笑着打招呼,好像在书房里的不愉快从来没发生过,“景承,你怎么还没休息。” “沈清依我警告你,住在这里可以,不要有歪心思,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……” “景承你说什么呢?!”贺老爷子不高兴了,“她可是你秦爷爷唯一的孙女,你怎么能这么说她,况且你们……” “不管是谁,让我知道她在家里兴风作浪,我都不会讲情面。”贺景承打断贺老爷子的话,知道他没说完的话,是要说什么。 现在他结婚了,和沈清依都是过去式。 而且他没真爱过。 贺老爷子拉着脸,贺景承怎么变成这样了呢? 是不是那个女人怂恿的? 她知道沈清依和贺景承好过,就故意针对沈清依? 贺老爷子对沈清澜越发的不满意了。 贺景承回到房间,将房门锁好,刚想脱掉束缚人的西装外套,沈清澜就走了过来,“我帮你脱。” 沈清澜穿着睡裙,很宽松的款式,白色丝绸,领口带着蕾丝,不是性感的款式,却特别的有女人味的样式。 贺景承盯着她在跟前晃来晃去的腿,她一直都很白,肌肤细腻像白瓷。 贺景承伸出手臂勾住她的腰,沈清澜低眸看着他,岔开双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,低头去亲吻他的唇……美N小说"HHXS6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但是沈清澜都说没有了,也不好再继续问。

如果他真的说服贺景承让林子欣在公司工作,那么沈清澜早晚会见到她。

严靳抿着唇,没在言语,沈清澜闭着眼睛,到地方严靳叫她,她才睁开眼睛,她推开车门下车,交代了一声,“你路上小心点。”

“你躲就能躲掉,我看你是不是一辈子不嫁人!”

司机只听李怡芸的,听了许晴的话后,看向李怡芸似乎是在询问,是许晴说的这样吗?

病房里,贺景承走进来,看见桌子上放的药,微微挑起眉,因为他认识这个药是干嘛的。

“既然已经结婚了,就好好过日子吧,国内就不要回来了。”严靳转身。

梁忆轩点了点头,指着沈清澜手里的球说,“那是我的。”

贺老爷给沈清澜解惑,“我当过他的教官,算起来我也是他的老师,虽然后来他调离部队,交情是有的。”

贺老爷给沈清澜解惑,“我当过他的教官,算起来我也是他的老师,虽然后来他调离部队,交情是有的。”第二十五届帝国

贺景承挑着眉,不急不缓的道,“你不怕,我把你家严靳累死,你就建。”